2019 年一季度
admin
2019-05-12 23:58

  传统家居最重要的四块屏——电视、手机、电脑、平板市场都具有非常大的想象空间。尤其电视作为最大屏,无论是已故乔布斯推出的AppleTV,还是国内互联网企业推出的乐视TV、小米TV等品牌,都曾想颠覆,却始终没有彻底颠覆传统电视行业。

  从 2013 年 5 月 7 日,互联网企业乐视第一代电视X60 正式发布,正式开启了互联网电视元年算起。 6 年时间过去,如今互联网电视正经历一场“冰与火之歌”。

  “冰”的是互联网电视甚至传统电视行情下滑。数据显示, 2019 年一季度,中国彩电市场零售量规模 1202 万台,同比下跌1.1%,零售额 349 亿元,同比下跌13.1%。很多互联网电视企业发展也陷入困境,微鲸变得低调起来、17TV已经没了声音、酷开与创维重新整合。

  “火”的是互联网电视千亿市场,仍旧在吸引很多厂商涌入或者重返战场。其中计划 2019 年闯入市场的华为电视,有消息定下 1000 万的“宏伟”销售目标。而曾经的互联网电视头部企业乐视,也在 5 月 7 日发布新品牌“乐融TV”,超 5 系列和主打年轻市场的Y系列正式面世。

  发展十分波折的互联网电视行业,正在 2019 年迎来市场格局确定的最终季。

  早在 2006 年,初代Apple TV就在苹果发布会上面世亮相, 13 年过去,这款机顶盒仍在升级换代,但实质上,因一直未正式在国内发售,Apple在国内所占市场份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
  内容上,Apple TV实现了Youtube视频全免费,Netflix、iTunes Store上的电影、视频内容等则需要付费订阅。基于大部分国外用户并不排斥付费模式,内容上版权方收入也有保证,Apple TV“硬件盈利、内容同步盈利”的模式持续到今天。

  国内互联网电视线 年,当时,国内的乐视、小米等互联网企业,传统企业海信、创维、TCL纷纷布局。先是在 2013 年 5 月 7 日,乐视率先发行乐视TV引起行业关注, 4 个月后,首款小米电视问世,TCL则联合爱奇艺推出TCL爱奇艺电视。

  一个有趣的事实是,在互联网电视这件事上,最先布局的其实是传统电视企业 。实际早于乐视一个月,海信就已经发布首款互联网电视“VIDAA TV”,等到 9 月,还推出了升级版的“4K VIDAA TV”。

  中怡康发布的《 2013 年中国电视市场数据报告》显示,海信、创维、TCL位列中国电视市场占比最高的三个电视品牌。排名第一的海信零售量约为 316 万,海信透露的数据是,VIDAA电视的销量超过了 100 万台,超过30%。而在 2013 年,问世时间较短的乐视电视和小米电视只拿到了 30 万台和1. 8 万台的销量。

  尽管当时互联网电视体量尚小,但乐视TV宣称要通过生态补贴硬件,引领电视行业硬件负利时代,还是引起了行业的极大关注。乐视的模式是“内容补贴硬件”,在硬件上不赚取利润,只在后面的持续内容、服务上,以及其他应用商收费。当时大部分互联网电视也基本沿袭,硬件低利润甚至赔本销售,利用有偿内容、增值服务等服务收费来创造盈利。

  入局稍晚一些的暴风TV同样采取“乐视模式”,打价格补贴战。当时暴风TV的CEO刘耀平认为,补贴可能会持续两到三年,并坚信五年之后净收入肯定是百亿元以上,五年后肯定要实现盈利。

  但目前为止,在 2016 年在暴风”挑大梁“的电视业务,已然成为暴风的“亏损王“。暴风TV曾立下三年售出 1000 万台暴风TV的目标,目前也仅仅完成了1/ 4 多一些,亏损严重的暴风TV能否坚持到盈利那一天,还很难说。

  在面对汹涌的硬件免费浪潮,做了多年传统电视的创维并不认可。创维集团总裁杨东文曾表示:“我们走自己确定的道路。就是卖电视机本身可以拿到用户,本身能够有机会盈利,为什么一定要免费?”

  时间来到 2017 年,乐视TV率先倒下,行业开始反思“硬件免费”的误区。同样是“硬件免费”支持者的周鸿祎也一改态度,称“智能硬件将不再延续传统互联网免费模式,要真正靠硬件本身盈利。”事实证明,乐视卖得不少,但没挣到钱。从 2016 年乐视危机爆发开始,乐视TV状况就愈发低迷,截止 2018 年,原属乐视集团、主营乐视TV的子公司亏损达到99. 24 亿元。

  而坚持“硬件5%低利润”,在内容上发力,与多家视频平台建立合作,号称与米粉做朋友”的纯互联网电视品牌小米,则走入了互联网电视中场之争。